关于输血新进展专题学习培训纪要

文章来源:贵州省人民医院输血科 作者:安邦权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24日 点击数:639 字号:

 

8月15日下午,输血科举行了本科室每月一次的业务学习活动,除当班工作者外全科人员(包括实习生)参加了此次会议。学习活动由输血科杨眉副主任主持,苏莉硕士主讲。

临床科学合理用血是WHO安全输血三大战略(挑选低危险性献血员、严格检测筛选血液、科学合理用血)之一,作为一种不可替代的治疗方式日益被临床医学家所重视,临床输血医学将成为一门独立的边缘学科。苏莉硕士从以下三个方面就输血新进展进行了讲解。

一、首先引入了循证输血医学(evidence-based transfusion medicine EBTM)的概念,即循证医学(Evidence-based medicine,EBM,是一种利用现有的最佳的科学证据指导医学实践的方法。加拿大D.L.Sackett教授将循证医学定义为“慎重、准确和明智地应用当前所能获得的最佳研究证据,同时结合临床医生个人专业技能,考虑病人的价值和愿望,将三者完美结合,制定出患者的治疗方案)的基本方法在临床输血工作中的运用。在发达国家已得到了高度重视和日益普遍的应用。它的兴起,将促使传统输血医学模式发生巨变,对保障输血安全、无偿献血者招募、血液采集制备检验和临床输注都有极重要的影响。

二、更新输血新观念。提出了“全血全吗?新鲜血就比库存血好吗?提倡亲缘血输注吗?急性出血的输注方案?等等问题。大家知道,全血在离开人体后即发生“保存损害”,比如血小板(PLT)4℃保存12小时丧失大部分活性,保存24小时丧失全部活性;Ⅴ和Ⅷ因子4℃保存1--3天活性丧失50%.。此外,大量输全血可使循环超负荷、代谢负担加重、除红细胞(RBC)外其余成分均达不到治疗浓度、不良反应多等,所以不提倡输注全血。再就是针对血制品的安全性,新鲜血并不安全是因为一天内难以完成HBsAg、HCV-Ig、艾滋病抗体、梅毒血清试验等,质量控制部门来不及抽检,已存在的病源体来不及灭活(如梅毒螺旋体4℃保存72小时可灭活、疟原虫4℃保存两周大部分灭活)。实际上,保存良好的库血是可以满足临床需要的。第三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不提倡输注亲缘血,因为亲缘间HLA抗原相近,受血者免疫力低下可引起输血性移植物抗宿主病(TA-GVHD),此病的发生率虽然很低(小于1%),但死亡率高达90~100%。最后一个问题是临床医生经常遇到而且至今仍存在争议的,一般情况下,轻度失血(失血量<血容量20%,一般小于800ml),只输晶体盐液补充血容量即可,不必输血;中重度失血,根据失血量补充RBC,此外,还需补充适量新鲜冰冻血浆(FFP)、冷沉淀等;对于创伤、外科手术患者等需大量输血(24小时内输入的血量等于或大于受者的血量)的方案,美国麻醉医师协会(ASA)新版血指南(2006)明确指出,FFP 输注主要针对大量微血管出血(凝血障碍)和输入大于1 个人体血容量的血液(约 70 ml /kg)导致的凝血因子缺乏;并且强调 FFP 不用于单纯增加补充血容量或白蛋白,应防止滥用FFP扩容。外国的相关研究证实了大量输血中高比例的血浆可以降低患者的死亡率。但近年来,国内也有相关的文献报道(摘自中国输血杂志)以输注FFP∶RBC 的比例为 1∶1~2时,死亡率最低,这一新现象与国外研究有所不同。目前关于出血性休克患者的大量输血存在很多争论,但在止血复苏方面已得出一致结论:加速控制出血以预防PLT和凝血因子消耗引起的凝血功能障碍,减少血制品的需要;限制等张晶体液的输入,预防稀释性的凝血功能障碍和血小板减少症;在出血控制之前进行低血压复苏(血压保持在80~100mmHg);输注RBC∶FFP∶PLT为1∶ 1∶ 1。今后还需进一步前瞻性、多中心、大样本的随机对照试验来进一步掌握止血复苏程序的循证医学证据。

三、临床输血的新风险。文献报道,输血的残余风险水平一般在每百万单位输血1例以下。然而,在过去的15年左右,出现了新的输血传染病暴发。美国学者R.Y.Dodd 等人总结了近年新发现的经血传播的传染病,包括变异性克雅氏病(VCJD)、西尼罗病毒(WNV)、切昆贡亚热病毒(CHKV)、登革热病毒(DV)、人类疱疹病毒8型(HHV-8)、其他病原体(巴贝西虫病、疟疾、SARS)等。此外,在近年的国外文献(TRANSFUSION)报道中,有出现了新的输血风险,如输注陈旧血可能与肺间质纤维的发生有关联;去白的RBC或者是PLT也可以导致人粒细胞无形体病的传播。

学术报告完毕后,纪检监察室副处长、临床诊断学教研室主任、输血科主任安邦权教授作了点评:此次业务学习类似于新文献报告,内容很新颖,查阅了大量相关的文献,如国内的核心期刊《中国输血杂志》以及国外的《Transfusion》,尤其是引用了一些英文文献,给我们带来一些新的、前沿的输血信息,同时又巩固了基本知识,促进了大家学习交流的积极性,报告的内容形式很好,值得表扬和学习;通过学习,我们知道,目前的很多病毒用现行的方法根本无法检测,也就是说输血存在的风险必然是很大的,因此输血适应症的把握一定要从严,杜绝不必要的输血;关于苏莉提出“循证医学与循证输血学”是否可以开展课题,安主任给予肯定回答和很大鼓励,可以开展并随时配合。

输血科副主任杨眉教授作了简要小结,今天的讲课非常精彩,从课件内容上看,是查阅了大量文献资料并做了精心准备的。首先,感谢苏莉带给我们很多输血的新知识和新信息,通过这次业务学习,我本人和在座各位一样,收益良多;也希望今后每位同事的讲课,都能如此认真准备,认真对待,这不仅自身可以在课件的准备过程中获取新的知识,提升业务水平,同时也把这些知识亮点在科室做了普及,让大家共同进步。在今天的业务学习中,我们了解了循证输血医学这个新知识,同时也再次复习了很多旧知识,这些知识是我们输血人员必须牢牢掌握的,如全血并不全、新鲜血并不比库存血有优势、亲缘血输注的危害(可能会引起致死率较高的输血相关性移植物抗宿主病)、急性出血不一定要补充全血、急性失血输血方案等等,这将有助于我们与临床在输血的问题上进行更好的沟通。

最后安主任和杨主任一致要求自此次业务学习起,从苏莉开始,今后希望科室的年轻人将输血科的业务学习以纪要形式通过医院的网站、院报等媒体向临床等宣传普及输血知识。

贵州省人民医院输血科

贵医附属人民医院临检诊断教研室

贵州省人民医院输血管理委员会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