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院近30名医生护士生死接力创造生命奇迹

文章来源:宣传部 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09日 点击数:253 字号:

    “快救人。”十多名医生护士将狭窄的走廊视为生命战场,就地抢救。83日早上,我院消化内科胃镜室门口,51岁男子唐孝祥在妻子的陪同下候诊,过了约10分钟,他突然一声不吭地倒在妻子怀中。“快来人呀,”唐妻慌张地大喊,“医生,他昏过去了。”呼吸、心跳全部消失见状一名名医护人员跪在地上轮流做心肺复苏,麻醉医师趴在地上气管插管。10分钟、20分钟、30分钟……医学上,心脏停跳半小时可宣布临床死亡,可参加这场生命博弈的医生护士们,都说“让我再抢救一会儿。”他们一刻不停歇,不断地用双手按压心脏帮助跳动,90分钟后,奇迹出现,病人恢复了自主心跳,他活过来了。

医护人员轮流做心肺复苏

听见哭喊声,我院消化内科里的10多名医生护士全部跑到走廊上。据主治医师赵志芳介绍,当时患者瞳孔散大,已经丧失呼吸、心跳等生命体征。现场的医务人员不约而同的跪了下来,将不足3米宽的走廊视为生命战场,轮流为患者做心肺复苏。心肺复苏要求每按压30次后人工呼吸2次,对施救者的体力损耗很大,现场医生护士几乎每隔5分钟就换人,让赵志芳印象深刻的是,当上一名施救者即将结束时,现场响起一片争先恐后的声音——我来。麻醉科医师秦晨光接到命令后,迅速赶到现场,他的任务是为已经失去自主呼吸的患者进行气道插管,辅助呼吸。

麻醉科医生秦晨光趴地进行插管

以往的气道插管都是在床旁进行,但这次,事出紧急,他想都没想,将整个身体趴在地上操作。一开始难度很大,需置入喉部、暴露声门,他当时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插进去”。

“如果我失败了,就要进行有创插管,对患者损伤较大。”他集中注意力,运用娴熟的技艺将管子一点点的插进去,10分钟后,秦晨光沉着地说:“成了。”

当时针走向920分,唐孝祥仍然没有恢复自主心跳。医学上,心脏停跳半小时可宣布临床死亡,可所有参与救援的医务人员没有一个人停下,“我们一直说,病人太年轻了,让我再抢救一会儿。”消化内科参与救援的护士长钱利告诉记者,他们并不知道最后一刻是哪一刻,只知道当时那一刻,不抛弃不放弃。

此时,已经有医生判断出唐孝祥的发病与心源性梗死有关。他们立刻联系心内科重症监护室,让他们做好准备。

转科室的路上医生进行救援

消化内科和心内科是两栋大楼,在紧急转运期间,心肺复苏仍然没有间断,一名叫田水的医生直接跳上担架床,不停地为患者按压心脏。事后,大家才知道,田水两个月前因为骨折动过手术,腿是不能弯曲的,但在抢救病人的生死关头,他完全忘记了自己,就这么跪在担架床上,一直实施心肺复苏,直到将病人交到心内科医护人员的手中。

“快快快,病人到了,除颤器准备好。”心内科护士长罗妮谈起那场生死救援,形容“忙而不乱”。

心内科10多名待命医生护士接过抢救接力棒。此时唐孝祥仍然是意识丧失、瞳孔散大、大小便失禁、呼之不应、室速室颤……5名医护人员继续为他实施胸外按压,剩余的人备药。

准备除颤!一下、两下,电击,不行,再来。 医护人员聚精会神,继续除颤。

940分,病人恢复自主心跳,所有人没有抬头,只听见喘气的声音。他们没有休息一分钟,继续为患者实施主动脉球囊反搏术,上抗凝药、抗血栓药等等药物。由于患者属于大面积心梗,虽然恢复自主心跳,但未脱离危险期,医护人员轮班守护。换下来的人,包括罗妮在内,才发现衣服的前胸后背都湿了,连续操作心肺复苏的手,抬都抬不起来。

847时许,唐孝祥从昏迷中苏醒,四肢开始有运动,可以进食流质食物。今天是病后的第五日,他一餐能进食4两米饭,可以说话,正在逐步恢复中。

宣传部

更多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