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内第一例经口腔前庭入路腔镜甲状腺手术始末 | 创时代

文章来源:宣传部 作者: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09日 点击数:147 字号:

为了消除传统的甲状腺肿瘤切除手术需要在病人脖子上留下的刀疤,我院积极引入微创技术,并最终完成了贵州省第一例经口腔前庭入路腔镜甲状腺手术。

甲状腺外科副主任医师李杨在20179月,完成了贵州省内第一例经口腔前庭入路腔镜甲状腺手术,尽管这例手术并非首创,但就全国乃至全世界而言,这一项手术仍具有很强的推广价值,而对贵州而言,无论是医学技术本身还是患者福利的角度都具有非凡的意义。

关注病人的“伤疤”

近五年来,甲状腺结节比例人数迅速从从6%上升至23.7%,由于女性激素的原因,甲状腺异常在女性中更常见,李杨医师告诉我们,这类病变中每5个人中就有4个是女性。

绝大多数甲状腺结节都是良性的,恶性结节占5%,恶性结节大多数是甲状腺癌,甲状腺癌主要有乳头状腺癌和滤泡状腺癌。其中,乳头状腺癌占70%以上。跟其他的癌症不一样,只要不发生淋巴转移,经过治疗,甲状腺癌患者10年以上存活率可达90%

甲状腺癌的治疗免不了开刀切除,李杨近几年来关注、研究的就是甲状腺“微创”手术。

“传统的甲状腺手术直接在病人脖子上切口,我们黄种人跟欧洲白种人不一样,黄种人的切口伤痕会很明显,一般甲状腺癌患者在传统手术做完后,脖子上的那个疤痕是非常明显的。这样的疤痕时刻提醒着他们,‘我’是一个病人,‘我’做过手术,这样的心理阴影,甚至影响着他们的正常工作和生活。”

在医学美容的需求下,甲状腺微创手术应运而生,这也是李杨从原先的胃肠手术转至甲状腺微创手术研究的原因——关注病人的身体健康,也要关注病人的心理需求。

李杨开展第一例经口腔前庭入路腔镜甲状腺手术之前,已经有4年的微创手术经验,4年前手术切口是从胸前壁(乳头)切开,而从口腔前庭入路比从乳晕处切口的会更有优势,因为这个切口是在下牙龈的地方,距离甲状腺位置更近,另外口腔血液循环快,加上唾液本身就有杀菌功能,切口恢复的速度会很快,切口缝合的线都不用拆除,会自然脱落。

李杨说:“第一例经口腔前庭入路腔镜甲状腺手术总共做了80分钟,非常成功,做完后隔了几天,那个病人要出院了,她打电话给我,我在外面开会,她跟爱人开着车去找我,跟我合了影,她很满意。到现在为止,我已经做过4例了,都非常成功。”

U型切口的触动

李杨决定转战研究甲状腺微创手术有两大原因,这两件事都对他的内心触动不小。“第一件触动我的事是在6年前,西南地区一所知名三甲医院把甲状腺列为体检的一个项目,在之后的两年里,这家医院竟然查出了40多例甲状腺肿瘤。第二件事儿是我非常尊重的一个老师,他曾做过甲状腺肿瘤切除手术,那时候我们还没做微创,他脖子上留下的那个切口伤痕很大,像是“凶”字的下半部分,我看了心里特别难过。”描述时,李杨的语气中带着复杂的情绪,既是对老师伤痕的心痛,也是对这一状况的不甘。

在两件事的触动下,李杨决心研究甲状腺微创手术。在做从口腔切口进入的手术前,他去杭州做过一次观摩,发现这手术并不是很难。回到贵州,李杨查阅文献,又向多个专家请教后,做了一次完整的手术方案,把所有可能遇到的问题都想进去。20179月,贵州省内第一例经口腔前庭入路腔镜甲状腺手术在李杨手下诞生。

积极探索 勇于创新

就传统的医院而言,做甲状腺肿瘤切除手术,最传统的做法就是直接切口,切口越大,医生就越能安全的操作手术刀切除肿瘤。然而李杨不这样做,“我们必须站在患者的角度多考虑。”他的这句话叫人印象深刻,“但在相同价格的情况下很多患者他们还是不愿意尝试微创宁愿去做传统手术给自己留下一个伤疤,因为他们的观念上还没接受这样的新技术。”

    图:经李杨微创手术后的甲状腺肿瘤病人展示手术切口 受访者供图(图片使用已获当事人允许)

宣传部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