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管婴儿之母

文章来源:贵州省人民医院生殖医学中心 作者:未知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1日 点击数:3,489 字号:
[导读]试管婴儿之母

                                    试管婴儿之母张丽珠

                         二十年前的1988年3月10月,张丽珠怀抱刚刚出生的郑萌珠,慈爱地微笑。

                                    试管婴儿之母张丽珠

                                             3月10日,张丽珠与老伴在小区里散步。

        1988年3月10日,郑萌珠在北京呱呱坠地,她一出生就被贴上了中国试管婴儿第一例的标签。同一年的6月5日和6月7日,第3例和第4例试管婴儿章皿星和罗优群,在湖南长沙出生。两人之前,北医三院还在5月27日诞生了第2例试管婴儿,因不愿意暴露身份,多年来已和医生失去联系。

  郑萌珠、章皿星、罗优群三人,因此成为目前中国大陆三个已知最早的身份公开的试管婴儿。

  如今,20年过去了,日历翻到2008年,伴随着这三个试管婴儿20岁生日的到来,医学界也迎来了试管婴儿技术在中国大陆成功应用20周年的纪念日。在这20年里,中国的试管婴儿技术经历了怎样一个从无到有,从有到精的发展过程?三个最早的试管婴儿经历了怎样不同寻常的人生历程?而围绕着试管婴儿技术的应用,有着怎样喋喋不休的争论?

  87岁的张丽珠缩在一张沙发椅上,头一点一点,打起了瞌睡。这是2008年2月26日的上午,中国大陆辅助生殖技术应用20年研讨会的最后一天。

  现场台上嘉宾在演讲,台下这位被称为“试管婴儿之母”的老人精力不济,进入了梦乡。“小心别着凉。”一旁的人推醒她。张丽珠不好意思地笑了:“岁数大了,爱犯困”,说的是一口今天已很难听到的纯正的老北京话,悦耳动听,礼数周全。

  就在一天前,在北医三院举行的中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诞生二十周年庆典上,她重逢了那个由她亲手“制造”出来的生命——20岁的西安西京大学英语系学生郑萌珠。1988年3月10日郑萌珠的出生,标志着试管婴儿技术在中国大陆首次获得成功,也使当时已67岁的张丽珠赢得了“试管婴儿之母”的称谓。

  技术攻关

  张丽珠出身名门,父亲张耀曾是早期著名的法学家,民国初年担任过两任司法总长,“七君子事件”中是沈钧儒的辩护律师。张丽珠1937年中学毕业时的愿望,是响应“航空救国”的号召,“要制造飞机,还要开飞机”。但是,这个立志要造飞机的女子从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毕业之后,最终应了父亲的遗愿,走上从医之路。1960年,张丽珠来到刚创建的北医三院工作,从事妇科研究,从此与试管婴儿结下了不解之缘。

  北医三院是中国试管婴儿技术研究的先锋。在1978年,世界上已经出生了第一个试管婴儿。80年代初,澳大利亚、美国、欧洲的试管婴儿陆续出生。在我国台湾和香港,借助国外人员和技术,1985年4月16日和1986年11月,都分别诞生了试管婴儿。在这种背景下,1984年中国大陆也开始筹备组织学术技术攻关。

  现任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副主任的刘平回忆,当时,北医三院联合湖南湘雅医学院、北京协和医院,三家联合向卫生部提出申请,明确提出要做试管婴儿,并且被列入国家“七五”攻关项目。

  担任妇科主任的张丽珠是当时的发起人之一,“项目不能以‘试管婴儿’的名目出现,舆论对这样的实验并不鼓励,为了多生一个人而努力,肯定不是当时国家的方向。于是根据人口多的现实,更名为‘优生-早期胚胎的保护、保存和发育的研究’。实际上就是做试管婴儿,成功的标准,就是临床妊娠成功。”

  张丽珠回忆,当时还争取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的资助,“一共给了10万,我们三家(医院)一家分三万元,但是各干各的。”

  在此期间,外国专家应邀来北京,给十多对中国年轻夫妇做试管手术,但是没有一例成功。后来两位美国专家带了全套医疗器械又去了广州,做了15例也全部失败。但是,这些没有打击张丽珠和她的同事们继续研究试管婴儿技术的决心。

  张丽珠认为,外国专家手术失败的原因,主要是外国人使用的腹腔镜的方法不对路。“中国的不孕病人,多数是因结核病造成,达30%,表现为盆腔粘连,卵巢不能暴露,用腹腔镜根本看不见。我就改变了策略,决定在开刀进行卵巢修复的同时,开腹探察、取卵。”

  可是,当时医护人员对卵的认识少得可怜,那时教科书上画的是猪卵。第一步是得在国外文献中找出什么是人卵,然后再从显微镜下对比寻找真实的卵。

  张丽珠胆子大。手术过程中,一边开刀修复输卵管,同时用手触摸到卵巢的卵泡所在,凭借手感用针刺进去,抽取卵泡液。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容器,就把盛卵泡液的试管放在保温杯里。

  刘平是张丽珠当年的骨干助手,“卵很娇嫩。我抱着放卵泡液的保温杯,从手术室小跑步穿过操场,跑大约十几分钟,赶紧趁着‘新鲜’送到组织胚胎教研室,找他们找卵。”

  现在可以在市场上购买到现成的EARLE培养液,当年却要自己配制。用二蒸超纯水,调好PH、渗透压,过程复杂。实验用的一些器皿和培养碟,也是1986年张丽珠去美国参加妇女大会的时候,听说在墨西哥边境有卖的,顺便买了一些带回国。今天使用的试管都是保证对胚胎没有毒性,而当时”大家找个管子好好洗一洗就用了“,”当时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见过。真是一穷二白。“张丽珠说。

  张丽珠记忆最深的是:“当年手术取卵只有一根针,这个用完了消毒再接着用,后来针头钝了,我就拿着针头去钟表铺,找老师傅磨尖了带回去消消毒,下次手术继续用。经历的完全是一个刀耕火种的年代。”这种“土枪”加“土方法”,在找到第13例的时候居然就找到卵,并且完成了体外授精。

  1987年,张丽珠一共对32个不孕患者进行了胚胎移植,其中2人在这一年成功怀孕。来自甘肃礼县的民办教师郑桂珍成为幸运者。

  幸运的不孕妇女

  1988年,郑桂珍38岁,结婚20年,却一直没有怀上孩子。她四代单传,家境相对富裕,丈夫左长林是招赘,所以孩子以后也姓郑。夫妻两人感情很好,“唯一的缺憾就是没有孩子总是感觉不完整。”

  有个自己的孩子!这个简单的愿望让郑桂珍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奔波在全国的各大医院。郑桂珍的爷爷也是个医生,“他看我瞧病遭罪,劝我不要再折腾了。大不了领养一个也能养老。”但是郑桂珍不听。在西安,医生甚至已经给她判了“死刑”:输卵管不通,终生不孕。一个在西安认识的病友有天晚上看中央电视台《九州方圆》节目,节目中提到北医三院正在开展试管婴儿研究,就把这个信息告诉了郑桂珍。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郑桂珍颠簸了3天3夜,1986年辗转来到北京找到了张丽珠。

  幸运的是,郑桂珍在取卵手术后,1987年6月16日体外授精成功。1987年6月26日,医生把受精卵用特殊管子送进郑桂珍体内,7周后妊娠。B超显示出直径2厘米的胎囊胚胎及原始心脏搏动,其后整个妊娠过程顺利。

  1988年3月10日清早,张丽珠走进手术室,却被眼前的热闹情景吓了一跳。“来了好多记者,把手术台都包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我一看有些担心,万一这孩子出来是个豁嘴或者畸形,这可怎么办?”那时,第一例试管婴儿究竟会是什么样,连张丽珠心里也没底。

  郑桂珍的剖腹产手术很顺利。上午8点56分,中国大陆第一个试管女婴出生了。“3900克,52厘米”。郑桂珍接过孩子一抹幸福泪,号啕大哭。

  后来成了“战地记者”的新华社唐师曾当时也在产房,他让脱下手术服的张丽珠抱着已经清洗了一遍的婴儿,拍了一张合影。照片上,67岁的张丽珠低头看着怀里已经熟睡的孩子,露出了慈爱的笑容。次日,唐师曾拍摄的这张照片登上了各大报纸的头版。

  试管婴儿潮

  紧接着,第2例试管婴儿5月27日也在北医三院出生。

  这一年是大陆试管婴儿的发端,也是一个爆发期。同课题的另一个协作单位湖南湘雅医院的卢光琇大夫,也采取开刀修复卵巢同时取卵的方法,同样造人成功。在1998年6月5日和6月7日,分别产下一女一男两个试管婴儿。其中男婴还是中国首例“赠胚”婴儿。“当时是两对夫妇在湘雅医院同时做,但是年轻的没有成功,因为胚胎的储存在当时还有问题,年纪轻的夫妇就把剩下的胚胎赠送给了年纪大的夫妇,结果年纪大的怀孕成功。”

  而另一个协作单位协和医院就没这么幸运,因为采用国外的腹腔镜技术,没有一例成功。相反,北医三院和湘雅医院用“土方法”,使得大陆在开展这个项目仅仅4年之后,就取得了突破。

  最早,几乎所有的试管手术主要针对女性不孕者。在1992年之后,针对男性不孕的试管手术发展迅猛。女方没有问题,但是男方精子少,或者精子活力差。医生就把精子在体外浓缩分离,挑选出质量最好的精子注射到卵细胞中,完成整个受精的过程。这个由比利时人发明的技术也叫“单精子注射”。“现在临床有40%的试管手术,都是因为男方原因而采用的‘单精子注射’。”刘平说。

  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实验室的廉颖介绍,目前的试管婴儿技术和上世纪80年代已经有了天壤之别。在取卵体外授精、单精子注射等方法的基础上,试管婴儿手术的辅助技术近10年也有了很大发展。既可以“冻融胚胎”、还可以“三冻(冻精子、冻卵、冻胚)”。“现在抽取卵泡液手术已不用开刀。从1989年开始,B超下阴道一根针的方法取卵成为常规。取卵针都是国际VIF通用的,由一根针导进入阴道,在B超下看,把卵泡液取出来,通过窗口送到实验室找卵。取卵的当天,对男方精子进行处理,通过离心上游法,让质量好的精子游到容器上方。在取卵之后的4到6小时人工授精。其实就是把精子夹到卵里面。如果受精成功,把胚胎挑出形态最好的培养,第3天进行胚胎移植。多余的胚胎进行冷冻保存。冷冻时胚胎外面包裹一层国际通用的石蜡油,放在胚胎库-196度的低温液氮中保存,如果需要可以用解冻剂置换石蜡油,胚胎就可以再次使用了。”

  临床妊娠成功率也从早期的6.4%提高到现在的32%。“特别是近五六年,试管婴儿手术的需求猛然增加。从最初每年做32例,到60多例,后来超过100例,去年就做了将近5000例(记者注:成功大约30%)。去年,北医三院光门诊就有12万,根本做不过来。”

  2008年3月10日,试管婴儿手术在中国大陆成功应用整20年。这个技术究竟在中国“生产”了多少试管婴儿?至今并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据卫生部统计,从1988年到2004年,中国大陆约有1万多例试管婴儿出生。而目前,全国每个省都有生殖中心,有国家正规资质的试管婴儿单位138家,他们能够制造的试管婴儿总量应该相当可观。

  被称为“试管婴儿之母”的张丽珠教授说:“有一点毫无疑问,中国试管婴儿在世界的比重正在快速增加,而且趋势会越来越明显。”如今,年事已高的张丽珠只在天气好的时候才下楼转转,平时就待在家里整理资料写回忆录。不知不觉20年间,试管婴儿手术在国内从无到有,已经呈现出商业化的热闹场景。

更多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